第1566章 许夜明,大荒兽心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这张山海经上所刻画的凤凰,与白天召唤出来的神凰之魂可以说是一模一样。
    基本上可以确定,那神凰之魂便是此人召唤出来的。
    可是。
    此人又是如何召唤出来的呢?
    按照麒悟所说,想要从山海经中召唤异兽,其中必要的一点便是画杆中的天杆和地杆全部集齐。
    如今天杆在陆长生的手中。
    难道对方仅仅只是凭借以个地杆就召唤了?
    这时。
    凰芊传音道:“怎么办?就在这里观察吗?”
    陆长生原本还想观察一下的。
    结果脑海中那久违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    【宿主触发任务,请将面前这人收为徒弟】
    【姓名:许夜明】
    【天赋:sss级】
    【资质:大荒兽心,大帝之资】
    不会吧?
    弟子都已经这么多了,都快顾不过来了啊!
    陆长生严重抗议道:“我不收!这比996还累人!”
    系统:此次就算不收徒也不会有惩罚。
    陆长生一愣。
    “你啥时候良心发现了?”
    系统:只不过此人与山海经息息相关,收不收全看自己。
    陆长生身体一抖,双手搓紧。
    捏嘛的,这特么一下就给他拿捏住了。
    现在陆长生最想要做的是什么?
    不就是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吗?那只能先从山海经入手。
    怪不得系统说这次不收徒也不会有惩罚机制。
    还想着系统啥时候这么好心了。
    陆长生冷哼一声,“奖励呢?”
    “奖励等你收完再发。”
    闻言,陆长生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,在检查周围没有其他通道和陷阱后,然后暗中布置了隔绝屏障,保证这洞府当中的动静不会被外面的人察觉之后。
    陆长生便径直走了出去。
    这一次并未隐藏气息。
    当走近后,许夜明身形一闪,突然转身朝着陆长生的胸口一拳轰去!
    陆长生脸色平淡,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拳头。
    许夜明见无法动弹神色一变,另一只手竟是拿出了一支画笔,一张画卷突然出现在画笔前。
    画笔在画卷上掀起了阵阵残影,许夜明的手以肉眼根本无法看清其动作。
    很快,一头翘翘如生白虎便出现在了画卷上。
    随着许夜明一声低喝:“青目白虎!”
    画卷之中的白虎画像竟是脱离画卷,化作一头巨大的实体朝着陆长生撕咬而去!
    见状。
    陆长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,一缕金光在瞳孔之中如剑般贯穿了这头白虎。
    在许夜明惊骇的目光之中,白虎直接爆裂成大量的墨水撒在了地上。
    “放心,我对你并无歹意,同时也对你身上的东西没有任何想要夺取的意思。”陆长生淡笑道。
    许夜明却是咬牙愤恨道:“谁知道呢?”
    说完。
    想要再度作画,却被陆长生一指探出的圣气困住了手持画笔的那只手。
    双手无法动。
    那就双腿朝着陆长生的下面踢去。
    “嘿,你小子还挺阴狠的啊。”陆长生双眸一瞪,用同样的手段困住了许夜明的双腿,以及全身。
    “虽说哥们不近女色,但这玩意还是要的。”
    女色没有,五指姑娘还嗷嗷待哺呢。
    许夜明尝试挣扎,可是却没有任何效果。
    只能死死的瞪着陆长生。
    “你是四大兽族当中哪一方的?”
    陆长生摇头:“哪一方都不是,我是人族。”
    许夜明一愣,“消息已经泄露到其他大界了吗?”
    “这个放心,人族只有我知道。”
    陆长生道:“而且你的踪迹也只有我知道,我也刚开始也说了,对你没有歹意。”
    可是许夜明满脸凶狠,瞳孔颤抖,看上去压根不信。
    “怎么,还想要打吗?”陆长生笑道:“你要是挣脱了,那我就不用混了,直接拜你为师得了。”
    拜师?
    许夜明一愣。
    陆长生接着道:“我欲收你为徒。”
    许夜明呆了呆,随即冷哼道:“收徒?收我为徒然后再顺理成章的将山海经画杆占为己有吧?”
    听到这里,陆长生仔细打量许夜明。
    许夜明现在的状态和所说的话。
    很显然是戒备心很强,强到一种极端了。
    恐怕是经历了些什么事情。
    于是乎,陆长生道:“我可以放了你,不过你也不要再动什么歪心思。方才的切磋你也应该知道无论如何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    说完,陆长生便解开了对许夜明的束缚。
    许夜明也算聪明,并未动手,而是坐在了椅子上,将脸侧到了一旁,没有去看陆长生。
    陆长生笑了笑道:“我不会占为己有的,是你的就是你的,既然山海经选择了你,那自然是与你有缘。”
    “我只会通过山海经确定一些事情而已。”
    看着许夜明的表情没有松动。
    陆长生道:“行了,我知道你现在不信,那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    说完,陆长生便朝着洞府外走去。
    许夜明一愣。
    凰芊见状也连忙跟上。
    “怎么走了?不要山海经了?”
    陆长生笑了笑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他的戒备心太重了。”
    凰芊笑道:“看来你收徒也会遇到阻碍啊,倒是很少看到这一幕。”
    “咋的,笑话我啊?”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觉得很新鲜。”
    那个陆长生竟然有一天收徒会被他人拒绝。
    要是让许夜明知道陆长生的实力,那会如何作想呢?
    当陆长生和凰芊离开洞府之后。
    许夜明犹豫了一下跑去外面查探了一番,发现并没有陆长生二人的身影后,便松了口气。
    当然,就算在许夜明也不可能发现的了。
    回到洞府后,许夜明满脸疑惑,对方的这副作态却是与其他人不一样。
    想要就此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    可是如今凤鸣宗处于戒备状态,外面的人进不来,宗内弟子想要出去也需要请示。
    没有重要的事情也根本出不去。
    想到这里。
    许夜明也只能无奈坐下,继续作画。
    只是那张山海经残页已经收了起来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烈日初升,大片的阳光洒落在凤鸣宗上下。
    男子再一次来到了陆长生所在的小院。
    看着二人走出来,男子松了口气:“还好没有伤到根基。”
    陆长生现在的脸色发白,声音稍显虚弱道:“何事?”
    “长老们让此次接近凤魂的人去一趟长老殿,具体什么事也不清楚。”
    陆长生点了点头,将那两名弟子藏匿好后,与凰芊一同跟上了男子。
    在来到长老殿的时候,男子掏出身份令牌之时,上面刻着秦湛二字。

章节目录